返回

嗯……爹爹不……不要d08

 首页

👙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     http://www.vicctv.com/  http://www.wb5u.com/

放學時間到了,走出教學樓的季梓蜜遠遠就看到校門口被圍堵的水泄不通。

一定是爹爹在門口了,季梓蜜心裡想。

爹爹好有魅力哦,可是,圍著他的一定是一堆讓人討厭的犯花痴的老女人!爹爹是她的,誰也不能碰!這樣想著,季梓蜜憤憤的沖了上去,撥開人群,撲到了季皓明的懷中。

「爹爹!」季皓明冷酷無比的眼神在看到季梓蜜那一刻瞬間融化,「寶貝,我們回家了。」

「嗯,爹爹,我好想你!」季梓蜜感覺自己的臉有些紅。

「爹爹也想你。」

季皓明輕吻季梓蜜的額頭,然後把車門打開,讓她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,然後自己坐向了司機的位置。

季皓明上車,替季梓蜜繫上了安全帶,頭髮蹭過季梓蜜的小臉,惹得她一陣臉紅。

眼神不自覺的看向了季皓明的兩腿間,好想,好想……可是……不可以!季梓蜜勐的轉回了頭,不能這樣做,不能讓爹爹發現……不能再看了,就要忍不住了……想到自己被爹爹壓在身下,張開腿,巨大的肉棒在花穴裡快速抽插,或者爹爹低下頭,舔舐著自己不斷流著淫水的花穴,舌頭伸進裡面來回逗弄,自己就這樣尖叫著被爹爹干到高潮……啊,季梓蜜看了看自己的下面,又偷偷瞄了一眼在開車的爹爹,臉更紅了,糟糕,居然濕了……「怎麽了?臉這麽紅。」

季皓明回頭看著季梓蜜,擔心的問。

「沒,沒事。」

她怎麽能告訴爹爹,是想著被爹爹幹才變成這樣的……回到家後,季梓蜜迫不及待的沖回自己的房間,鎖上了門。

「爹爹,我先回房間了。」

剩季皓明一人在客廳,眼神晦暗不明。

季皓明是跨國企業-席氏集團的總裁,18歲他便坐上了這個位置,憑著冷厲風行,冷酷無情的手段,讓席氏成為了Z國數一數二的大企業,無人敢招惹。

也是18歲的時候,季皓明遭女人算計,生下了他的女兒,季梓蜜。

而那女人在生季梓蜜的時候,難產去世。

季梓蜜從小就沒有媽媽,以致於季梓蜜心裡眼裡只有季皓明一人。

慢慢的,這段感情變了質,無意間看到爹爹與別的女人做愛,季梓蜜心裡無比嫉妒,更希望被爹爹壓在身下的那個女人是她,也因此懂得了情慾。

夜夜帶著對爹爹的愛意自慰,嘴裡喊著爹爹的名字,卻得不到爹爹的愛撫,只能靠想像,季梓蜜覺得,難過極了……她好想爹爹也能抱著她,進入她,貫穿她……回到房間後的季梓蜜扔下書包,衝進了衛生間。

「嗯,嗯……」季梓蜜掀起裙子,坐在馬桶上,揉搓著自己的蜜穴。

「嗯……爹爹不……不要,好難過……」嘴裡喊著爹爹,淫水濕了內褲,季梓蜜脫下內褲,雙腿大開的用手指輕插自己的小穴,不敢深入。

「唔……爹爹,給我……給蜜蜜……」「用力插我,插寶貝的小穴,爹爹……」「嗯……好爽……哦……」季梓蜜嘴裡發出一陣陣甜膩的呻吟,手下的速度逐漸加快,想著爹爹此刻在干著自己的小花穴,淫水流的更多了。

「啊……爹爹,要,要來了……」突然,季梓蜜不自覺的挺起身子,迎來了一個高潮,身下的淫水源源不斷,她被自己指奸到高潮了。

保持著門戶大開的姿勢,季梓蜜滿足的吸吮著自己沾滿淫液的手指,嗯……好想被爹爹干……把穴間的淫液弄到手上來,然後一點點、仔細的舔掉,連手指縫都不落下。

用紙擦了擦小穴和被沾上淫水的地方,季梓蜜站在鏡子前,整理好自己,走了出去。

「爹爹。」

季皓明聞聲,轉過頭盯著季梓蜜看了好一會,然後笑了。

「來,吃飯了,寶貝。」

被男人看的忐忑不安的季梓蜜草草吃完了飯,便躲回了房間,留下男人自己,和一桌子的美食。

表面上在做作業,實際上一直在胡思亂想的季梓蜜一道數學題都沒做出來,隱隱約約覺得爹爹的房間有奇怪的聲音,便打開門探出身子去聽。

「啊……皓,你好棒……」「好舒服,再來啊……嗯……」「要來了……我要泄了……啊……」陌生女人的呻吟聲伴著男人的低吼聲,不斷迴響在季梓蜜的耳邊,那是自己夢寐以求的事啊,卻被一個又一個的女人霸佔……季梓蜜覺得自己的心,很痛,很痛……痛的快要死掉了……可是此刻身下流出的體液卻在提醒著她,自己那副淫蕩的身子,是有多渴望被男人疼愛……季梓蜜站在季皓明房間外,倚著牆,右手控制不住的伸向了私處……「嗯哼……」舒服的呻吟聲不小心從口中熘出,季梓蜜緊張的捂住了嘴,身下的手卻一刻不停的揉捏著。

「爹爹……」低聲的叫了一句爹爹,季梓蜜沮喪極了,可是她又不能闖進去,告訴男人,她有多麽愛他,多麽想和他做愛。

無奈的走回了房間,季梓蜜把自己扔在了大床上,繼續玩弄些濕潤的小穴。

手指時重時輕的不斷揉捏著蜜穴中的小花蕊,惹得小人兒一陣呻吟。

「嗯,爹爹……好舒服……」玩弄了一陣後,季梓蜜把自己脫了個精光,窗帘早已拉上,此刻她正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,忘情的自慰。

「爹爹,爹爹,用力捏寶貝的奶子啊……」嘴裡喊著男人,雙手越發用力的捏自己的飽滿的雙峰,雖然只有15歲,可是季梓蜜的身體卻發育的非常好。

乳頭被掐的又挺又硬,季梓蜜好希望男人可以舔舔她……「爹爹,舔舔寶貝,舔寶貝的乳頭,啊……」嗯……爹爹不……不要,不夠,還不夠!季梓蜜移了移身子,拿出床頭櫃裡的東西,是一個像小腸一樣的自慰器。

季梓蜜伸出舌頭舔了舔,又把它含在嘴裡吸了吸,然後把濕潤的小東西塞進了花穴中,摁開了開關。

「啊……」自慰器的震動讓季梓蜜突然爽的尖叫起來。

「好爽……」「嗯……嗯哼,爹爹,干我……」季梓蜜的臉撇向一邊,自慰器被開到最大,不斷的在穴裡震動,讓她拽緊床單,又一次進入了高潮,淫水浸濕了床單。

高潮後季梓蜜並沒有停止自慰器,而是繼續讓它在身體裡面跳動著,她想要不斷的高潮,一遍又一遍……「爹爹,操我……操爛蜜蜜的穴……」「唔哼,用力,干壞我……」「啊,又來了……快……」季梓蜜嘴裡吐出一句又一句淫聲浪語,,身下一次又一次的躬著身子高潮著……卻不知自己的房門沒被關嚴,還留著一個小縫。

門外,季皓明帶著滿是情慾的眼神死死的盯著那床上淫蕩魅惑的人兒,嘴裡不斷喊著求自己干她,嘴角勾起一個弧度。

不堪重負的季梓蜜終於在高潮中昏睡過去,任由體內的「小腸」孜孜不倦的震動著。

一直站在門外的季皓明終於走了進來,看著躺在床上,光裸著身子的可人兒。

這是他的女兒啊……他一直都想壓在身下,狠狠操乾的親生女兒……他還一直以為只有他有這種齷齪的想法,所以才不敢面對她,經常找女人泄火,沒想到,她居然有著和自己一樣的想法。

既然你和我一樣,那麽,就別想逃,我們就一起沉淪吧。

季皓明的眼神變得陰暗,雙手復上了早已被季梓蜜捏的痛紅的柔軟。

「嗯……爹爹,用力……」被捏出感覺的季梓蜜嘴裡迷煳不清的喊著,「好舒服……」「真是個騷貨……」季皓明聽到小人兒突然的呻吟,一下子硬了肉棒,低咒了一聲,更加用力的揉捏著兩片雪白和硬挺的乳頭。

「寶貝,爹爹捏的你舒不舒服,嗯?」男人低下頭,在季梓蜜耳邊吹著氣,惹得季梓蜜一陣戰慄。

「舒服……舒服,爹爹,快乾蜜蜜……」季梓蜜還沒醒來,但又好像聽到的男人的問題,無意識的回答著。

「寶貝,寶貝,你醒來,看看爹爹。」

男人打算喚醒季梓蜜,他要她清醒著和身為她親生爹爹的男人做愛。

「嗯……嗯?」季梓蜜迷迷煳煳的,睡夢中好像有人在叫她,睜眼看看吧,「爹,爹爹……!」季梓蜜嚇了一跳,怎麽回事!爹爹怎麽會在這裡?那她……她……季梓蜜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子,嗚……怎麽會這樣!可是爹爹在這裡,那剛才……剛才她夢到爹爹在摸她的……那就不是夢咯?「爹爹……」季梓蜜獃獃的看著男人,不知還如何是好。

「乖寶貝,你說,爹爹捏的你舒不舒服?」季皓明無視小人兒驚訝的表情,自顧自的握住那雙峰,繼續揉了起來。

「嗯哼……爹爹,爹爹……」季梓蜜被揉的舒服,這和她揉自己的感覺完全不一樣,男人的手法更好,揉的她更舒服,更爽……「乖,回答我,爹爹捏的你舒服嗎?寶貝」「舒,舒服死了,爹爹……再,再用力啊……」一出口便是支離破碎的浪語,男人眼神一暗,壓在了小人兒的身上。

「說,你想要爹爹怎麽做?」「想,想要爹爹……要爹爹……」季梓蜜眯著雙眼,眼角濕潤的看著男人,她,她說不出來……「說,不說的話,爹爹現在就離開這裡。」

男人作勢要起身離開。

「不,我,我說……」季梓蜜緊張、焦急的拉住男人,羞著臉說了出來,「要爹爹進來寶貝穴裡,狠狠干寶貝,寶貝是爹爹的……啊!」話剛落下,男人便毫不憐惜的衝進了寶貝女兒的身體裡。

「啊……爹爹,疼……」季梓蜜疼的大喊出聲,雙手緊緊的抓住男人的手臂,指甲陷了進去。

這點痛不算什麽,季皓明不顧女兒的掙扎,在蜜穴裡抽插著,溷著寶貝處女血和體液。

「騷貨,好緊……」「啊,嗯……唔嗯……」回答的男人的只有季梓蜜的吟哦聲。

慢慢的,季梓蜜覺得男人帶給她的痛消失了,換來的是源源不斷的快感。

「爹爹,好爽……狠狠插蜜蜜啊……」「小騷貨,爽了吧,我好愛你……你知不知道,我想操你有多久了……」男人一臉的滿足,吻上了季梓蜜的唇。

聽到男人這麽說,季梓蜜笑著迎合男人的吻,原來,爹爹也一直愛著她……「嗯……唔……」男人上面吻著,身下卻絲毫沒有鬆懈的不斷挺進,把小人兒所有的呻吟都堵在了口中。

終於男人吻夠了,得到釋放的季梓蜜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,她不會換氣。

「呀……」不知男人碰到了什麽,季梓蜜突然尖叫了一聲,身子一挺,蜜穴流出汩汩汁水。

「寶貝,爹爹操到你的G點了呢……」男人壞笑,第一次就把寶貝干到潮吹了……「嗯……爹爹,流出來了……」季梓蜜看著男人,嫵媚一笑。

「不要浪費,爹爹都餵給寶貝。」

季皓明說著,大掌便包住了小人兒的穴兒,接住了剩下的淫水。

「來……」「嗯……好甜……」季梓蜜津津有味的舔著、吸著,舔便了男人的整個手掌,卻還是皺了皺眉。

「可是,爹爹,蜜蜜最想吃的還是……你的……」「哦?想吃什麽?」男人挑眉。

「想吃……爹爹的肉棒……和精液……」季梓蜜覺得自己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。

「想吃,那就自己來拿……」季皓明說著,身子一倒,依舊挺力的肉棒從季梓蜜的穴穴中抽出,滿是淫液,淫靡致極。

寶貝雖然潮吹了,可是他還沒有射。

季梓蜜起身,噘著屁股向男人倒去,小嘴停在了男人的肉棒前……好大,好粗,舔起來一定很爽……她一定要好好給爹爹吸……小手擼了兩下,季梓蜜伸出舌頭舔著棒身,然後含了進去,媚眼如絲的看著男人,還不忘照顧兩旁的肉囊。

「唔……嗯哼……」男人的氣味充滿了整個口腔,季梓蜜並不覺得難聞,也不覺得難吃,反而覺得這是最好吃的東西,因為是她最愛的爹爹的東西。

「哦……你個小淫婦,好會舔……我乾死你!」男人被季梓蜜的技巧和魅惑樣惹的爆出了平時根本不會說出的浪語,大掌毫不猶豫的扣住人兒的頭,好讓肉棒可以更加挺進她的喉嚨裡。

「唔……喔……」季梓蜜被男人突然的動作弄的一陣乾嘔,她知道這叫深喉,她一定會滿足爹爹的!肉棒不知在季梓蜜的喉嚨裡抽插了多久,終於,男人一聲低吼,射在了季梓蜜的喉嚨深處,精液又熱又濃,讓季梓蜜被嗆的咳嗽個不聽。

「寶貝,怎麽樣了?難受麽?」男人有些擔心,寶貝咳嗽的臉都紅了。

「沒事,爹爹。」

季梓蜜心裡一陣甜蜜,說著下流話,繼續誘惑著自己的爹爹,「爹爹,寶貝穴穴好癢,好想被你的肉棒狠狠的操哦……」「哦!你個小妖精,怎麽這麽浪!」男人挫敗,他才發現他的寶貝好浪……「寶貝只對爹爹浪,只對爹爹騷……」季梓蜜說著,勾引似的轉過身,用後背式的姿勢,想母狗一樣噘起屁股對著季皓明,「寶貝,寶貝只騷給你,只給你當母狗,快來插寶貝……」「真是下賤……!」男人罵著,衝進了寶貝女兒的花穴。

「嗯……啊……」一聲聲甜膩的呻吟迴響在季皓明耳邊,他加大馬力,繼續在季梓蜜身體裡抽插。

「爹爹……爹爹,你要插死寶貝了啊……」季梓蜜迎合著男人的動作,抬起身子努力想要去吻男人的唇。

「唔……」季皓明見狀,主動去含住她紅彤彤的小嘴,勾著她的舌頭,「滋滋」聲從唇間響起,來不及咽下的口水從唇縫中流了出來,滴到季梓蜜豐滿的柔荑上。

吻夠了,季皓明低下頭,舔去滴落在胸脯上的水漬,然後狠狠的咬住紅嫩的乳頭。

「啊……疼……輕一點呀……」季梓蜜忍不住吃痛,男人由咬轉變為輕柔的舔,戲耍一般。

「嗯哼……好癢,爹爹。

再用力一點……」季梓蜜又不滿的要求著。

「寶貝一會要我輕點,一會又要我用力,到底應該怎麽辦呢……」男人一副「好廢腦筋」的樣子。

「重,重一些,不要輕了!」季梓蜜胡亂搖著頭,雙手抓著男人的頭髮,想要男人的腦袋再湊進一些她的柔軟,好讓她的乳頭可以更加深入男人的嘴裡。

男人便也聽話的如她所願,就差把這個飽滿都含進嘴裡。

「唔嗯……舒服……」季梓蜜安心的被男人服侍著,上下同時感到無比舒爽,她笑著抱住男人。

「爹爹,爹爹,我好愛你,好愛你。」

男人聞言鬆開忙碌的嘴,抬起頭看向季梓蜜,輕輕在她額頭吻了吻,「爹爹也好愛你,寶貝。」

季梓蜜推開男人,小心翼翼的往後退,男人的肉棒漸漸脫離她的蜜穴,連帶出粘稠的體液,落到早已濕潤不堪的床單上。

小人兒嫵媚一笑,在男人不解的眼神中背對著男人張開腿,臀部噘得高高的,上身趴在床上,想只求歡的母狗一樣。

「爹爹,來吧……狠狠的干寶貝,寶貝的所有都是你的……」「你個騷母狗,看爹爹怎麽干你的小菊穴!」男人低吼一聲,挺起肉棒衝進了季梓蜜的後穴。

「啊……」沒經過一絲潤滑的後穴被男人侵入,季梓蜜忍不住痛叫出聲。

「嗯……爹爹,好疼……」「乖寶貝,一會就好了……」男人也皺著眉,寶貝的小穴真的太緊了……停了一會,男人開始試著挺進,季梓蜜也讓自己努力適應著男人的尺寸。

巨大、濕潤的肉棒在腸道裡緩慢、輕柔的摩擦著,季梓蜜漸漸感覺到了小穴深處傳來的一絲奇異的瘙癢,讓她忍不住哀求男人,「爹爹,求求你快一些,再深一些……啊……」男人也不再忍耐,天知道他有多難受。

不再顧及寶貝的感受,男人無情的頂撞、摩擦著那濕滑的內壁,一次次的深入黑洞般插不到底的美域。

「嗯啊……好舒服好爽……爹爹,你乾的寶貝好爽呀……」季梓蜜滿足的淫叫成功的取悅了男人,使得他更加賣力的抽插著那不知足的淫穴。

「寶貝,告訴爹爹,你有多爽?」「寶,寶貝……」季梓蜜被男人頂撞的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,「嗯……爹爹頂……頂的寶貝……唔……要爽,爽翻天了……」「爹爹,再狠狠插蜜蜜啊!蜜蜜全身上下都是你的……蜜蜜當爹爹的……喔……性奴,性玩具也,也可以啊……」被插的舒爽無比的人兒恬不知恥的說著取悅男人的話,讓男人也激動不已的說著與他身份毫不相符的話來──「哦!老子乾死你這個下賤的母狗!你個淫娃蕩婦,性奴隸,老子的玩具!操爛你!」「啊──操爛我,爹爹,操爛寶貝淫蕩的小穴……寶貝一輩子都,都是你的玩具……」「操死你操死你!讓你再發騷發浪勾引我!」「嗯哼……寶貝就是勾引爹爹!寶貝想讓爹爹的雞巴永遠都插在寶貝的小穴裡……寶貝會努力吸住它,不讓它離開……」「賤貨,你就這麽欠操嗎?!」「嗯哼……寶貝就是欠操嘛,爹爹要用大雞巴狠狠操寶貝……」「浪貨,你把爹爹的雞巴服侍爽了,爹爹就不拔出來!」「嗯……是……性奴寶貝會好好服侍爹爹和爹爹的大雞巴的!」兩人彷佛有用不完的體力一樣,肉棒插完後穴插花穴,插完花穴插小嘴,夾雜著說不完的淫聲浪語,做的天昏地暗,直到天空泛起朦朧時才雙雙沉沉睡去,肉棒插還在早已被乾的紅腫的嫩穴裡未拔出來……季皓明醒來時已到了中午,懷中的人兒還在沉沉睡著。

「嗯哼……」輕輕動了一下身體,肉棒也跟著在小穴裡動了一下,惹來小人兒在睡夢中不滿的輕哼。

季皓明也不叫醒她,順手拿了個什麽東西,然後就著肉棒在體內的姿勢把季梓蜜抱進了浴室,這才叫醒了她。

「寶貝,醒一醒,洗澡咯。」

拔出肉棒,把人兒放進浴缸,冰涼的觸感讓季梓蜜皺了皺眉,睜開了眼睛,「冷……」「乖,馬上就不冷了……」季皓明邪魅一笑。

「爹爹……?」季梓蜜不明白爹爹要做什麽,只是覺得爹爹的笑容雖然魅惑極了,卻讓人隱隱約約感到很危險。

「寶貝,想不想讓「小可愛的妹妹」舒服舒服?」「想……」得到女兒乖順的回答,男人表示很滿意。

拿起頭頂的花灑,用手試探一下,調好水溫,將花灑移到了蜜穴處。

「爹爹,爹爹……」季梓蜜羞澀的叫到,爹爹是要,是要用花灑……那個嗎……?「小騷貨還害羞了,自己一定都玩過了吧……」男人調戲。

「一定沒,沒有爹爹玩得好……」季皓明聞言,瞪了得意洋洋的小人兒,真是會勾引人!下一秒,花灑對準了小花穴,溫和的水流像小溪一樣戲謔著小人兒,弄的她瘙癢難耐的扭來扭去。

「爹爹,這樣不好玩……」季梓蜜嬌嗔,爹爹好壞。

「哦?不好玩麽?那,這樣呢……」花灑的水流突然變得激烈起來,衝刺著花穴,幾顆細小的水柱不斷刺激著穴中的花蕊……「啊,爹爹,好爽,好舒服啊……」「寶貝,這樣你就爽了麽……?」男人有些不滿小丫頭的回答。

「不,不夠!」季梓蜜立馬反駁,「不爽,要爹爹插蜜蜜的小穴才夠才爽……」「真是個小妖精!」男人雖然這麽說,卻彷佛沒聽到小人兒的請求一樣,繼續把玩著手中的花灑,臉上的笑容更深了。

「寶貝,先不急,爹爹好好陪你玩玩。」

「唔……爹爹,要做什麽?」季梓蜜不解。

男人沒有回答她,慢慢移動著花灑,把水流變小,轉著圈的刺激著花穴。

「爹爹,嗯哼,不要這樣……」小人兒頗為不滿,這樣真的好癢……「寶貝,爹爹弄的你跟不舒服麽?」「爹爹,再,再用力一些嘛……」季梓蜜噘著嘴,像索吻一般。

「怎麽辦,爹爹不喜歡呢,要不……」男人說著,從背後拿出了一個粉紅色的東西,「咱們試試這個如何?」呀……季梓蜜咂舌,是她的自慰器……「爹爹要是喜歡的話,怎麽樣也無所謂啊……」季梓蜜大方的回應著,「寶貝是爹爹的,隨爹爹怎麽玩……」「乖……」男人吻了吻她的唇,把「小腸」送進季梓蜜的口中,「來,舔濕了它……」「喔……唔……」季梓蜜伸出舌頭,聽話的伸出舌頭舔著,又含進嘴裡吸了好一會,然後被男人拿了出來。

「嗯……?」「小淫婦,舔個自慰器還這麽津津有味……真是騷……」「寶貝只騷給爹爹呀……」季梓蜜俏皮誘人的眨了眨眼睛。

自慰器被打開開關,放到了乳頭上,被男人輕輕轉著,一圈又一圈。

「哼嗯……好癢……」乳頭被玩的瘙癢難耐,男人聽到小人兒的不滿卻不為所動,反而離開了乳頭,把目標轉向了別處。

小小的、不斷震動的自慰器被繞著乳房轉了幾圈,然後慢慢劃著胸膛、小腹、肚臍,又到大腿內側,然後在濃密的黑森林周圍打轉、戲耍。

季梓蜜雖然今年才15歲,可是陰毛卻很濃密。

都說陰毛密的人性慾旺盛,這點從季梓蜜身上就可以看出了。

「爹爹,玩玩穴穴……」手指抓著奶子,玩著自己的小乳頭,揪的又挺又硬,身下被爹爹戲弄的好不舒服……男人聽話的把「小腸」移到了花穴上,打著轉,就是不碰那早已凸起的小騷點。

「嗯……爹爹,爹爹,快玩玩蜜蜜的小騷心……真的好癢喏……」不知羞恥的抓住爹爹的手,把「小腸」對準了騷心,把開關開大。

「呀……!」季梓蜜爽的躬起了身子,尖叫一聲,泄了出來,淫水沾滿了兩個人的手。

「淫娃,居然這樣就泄了出來……」男人皺眉,寶貝也太敏感了。

拉著小人兒的手到她嘴邊,男人命令道,「舔乾淨它。」

「嗯……唔嗯……」季梓蜜聽話的舔乾淨了自己白嫩的小手,又去舔男人的手。

左一下、右一下的把手掌舔完,把手指也一根一根的舔完,又像是覺得沒舔乾淨一樣,含了兩根手指進去吸著。

修長的手指在殷紅的小嘴中進進出出,小人兒伸出兩根手指擠進自己的蜜穴中抽插著,吊著眼角看男人,無聲的誘惑著男人……「真是要命……」男人低吼一聲,不顧手指還在季梓蜜的體內,挺身沖了進去。

淫水和溫水潤滑著小穴,男人突然進來,即使還有手指季梓蜜也沒感到痛處,只是覺得舒爽無比。

「啊,好大,好棒,爹爹狠狠干我啊……」「浪貨,操死你……」浴室裡,水聲、肉體啪啪聲、男人的粗鄙的話語和女人的嬌吟聲絡繹不絕,而這,還僅僅只是開胃小菜……洗完澡,季梓蜜太累了,季皓明便抱著席她去床上休息了一小會兒,然後兩人吃了飯,下午一起去了遊樂園玩。

季梓蜜提出疑問的時候,某人還美其名曰:為了慶祝他們倆好不容易,終於在一起了。

實際上,男人心裡的算盤已悄悄打響。

一個三十幾歲的大男人,陪著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,倆人玩完了一系列刺激的遊戲如過山車、海盜船等,又在毫無速度的摩天輪裡轉了一圈,在頂端的時候接了吻,最後被男人拉進了陰森恐怖的鬼屋。

這才是重頭戲,男人真正的目的──他要和寶貝在鬼屋,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做愛!第二,他打算「好好調教」一下可愛的小人兒。

鬼屋裡陰森森的氣氛,讓季梓蜜體會到了坐過山車都體會不到的恐懼,緊張的拉著男人的手,慢慢的走了進去。

男人像個惡作劇的小孩子一樣,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偷偷一笑,然後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小手。

「寶貝乖,不怕,有爹爹在呢。」

「嗯,我不怕,我有爹爹。」

季梓蜜放心的點了點頭,如果她知道接下來在裡面會發生什麽時候的話,她現在一定不會傻傻的往裡走,還要惡狠狠的回男人一句「就是有你在才不安全!信誰都不要信你!」不過男人真的弄得她很爽,這倒是真的!這個鬼屋並沒有讓人感到喜感,逼真的道具,恐怖的氣氛,堪稱鬼片佳作,讓人不寒而慄,季梓蜜看到她身邊膽子小的女生已經躲在男朋友臂彎裡哭上了。

季梓蜜咬了咬牙,不怕的,有爹爹呢!走著走著,季梓蜜發現他們走的這條路都沒有幾個人,周圍已是陰暗一片,看不清誰是誰,只能隱約的看出些人影來。

季梓蜜剛要抬頭問爹爹他們是不是走錯了,卻不知腳下踩了什麽東西,好奇的低頭一看,一感覺,像是……人的殘肢……季梓蜜「啊!」的一聲跳了起來,抬起頭卻看到空中浮著一個人頭,季梓蜜又「啊!」的一聲,轉身一頭扎進了男人懷中。

「嗚……爹爹,好嚇人呀……」男人在季梓蜜看不見的地方打了個收拾,人頭瞬間縮了回去,男人隨即對懷中嚇的嗚咽的小人兒安慰道,「不哭哦,沒事哦,寶貝不怕……」「唔……爹爹……」季梓蜜抽了抽鼻子,只聽男人說──「寶貝真的很害怕麽?」季梓蜜點了點頭。

「那……寶貝和爹爹來做些愉快的事,好不好?」愉快的事?小人兒還在思考,男人卻已迫不及待的吻上了她的唇。

「寶貝不回答,爹爹就當你默認了。」

「唔……」兩人吻的嘖嘖做響,季皓明的一手攬著季梓蜜的腰,一手探進了她的衣裡,揉捏著她的柔荑。

「嗯……唔嗯……」季梓蜜舒服的輕哼。

「怎麽樣?寶貝,舒服麽?」男人停止親吻,問季梓蜜。

「你,你是不是早就算計著要這樣了?壞蛋……」季梓蜜嘴上嗔怪,身子卻不自覺的挺著,爹爹揉的好舒服啊……「就是啊!寶貝不喜歡麽?不喜歡……爹爹就不玩了……」男人說著便要抽出手。

「不,不要……爹爹,寶貝很喜歡,用力揉寶貝的奶子啊……」「爹爹就滿足你……」奶子被揉的舒服極了,季梓蜜發現自己的花穴不乖的流淌出一襲暖流,濕了小內褲。

男人探了一根手指進去,也發現了這一變化,手指沾著淫水,上下揉搓著密處。

「嗯啊……」季梓蜜舒服的哼哼唧唧著,可是還覺得不夠,口中含著自己的手指,催促男人,「爹爹,再快點嘛……用肉棒……」「用肉棒?寶貝真的確定嗎?」「確,確定啊,爹爹快進來……」男人掏出早已挺立的肉棒,挺身衝進了花穴穴裡。

空虛流水的花穴瞬間被巨大的肉棒填滿,季梓蜜覺得整個人都要飛了起來,她只希望男人可以再用力,再用力些……「爹爹,用力,使勁干寶貝啊。」

已顧不得周圍還有沒有人,季梓蜜不知羞恥的放聲大叫。

男人也唯命是從,嘴角露出一絲莫名的微笑,可惜沉醉在慾海中的小人兒看不到。

「啊……爹爹,寶貝要丟了啊……」聽到季梓蜜這一聲嬌吟,男人突然殘忍的拔出肉棒,惹得季梓蜜不滿的埋怨他,「爹爹,你,你干什麽!」「寶貝,想要高潮嗎?」「當然想了。」

季梓蜜有些莫名其妙,對於男人這個問題。

直到手中觸摸到某個東西──「想要,就用它。」

男人不知何時弄來一個與他尺寸相同的按摩棒!季梓蜜詫異的摸著手中又粗又長,上面還凹凸不平的東西,有些害怕,「爹爹,這……」「想要就好好舔它,讓它帶給你快樂。」

男人命令著。

季梓蜜想拒絕,可是男人不肯插她,她覺得身體空虛極了,猶豫半天,伸出舌頭開始舔舐著手中的東西。

「唔……」不一會兒,季梓蜜便投入狀態,舔完棒身還把按摩棒含了進去,模擬性交的動作,然後在男人的注視下,把按摩棒抵住了穴口。

「爹爹,進不去……」季梓蜜向男人求助。

男人接過按摩棒,在小人兒幼嫩的穴口出打著轉,然後慢慢插了進去。

季梓蜜剛剛爽了一下,男人卻要把按摩棒抽出來。

「不要!」季梓蜜趕忙阻止男人,把按摩棒一下子推了進去。

「啊……」好爽……「好棒啊……爽死了……」季梓蜜讓按摩棒在體內震動,然後不顧骯髒的地面跪下來,貪婪著吸食男人的肉棒。

上下兩張小嘴都被填滿,季梓蜜一邊爽著,一邊賣力的舔著。

「嗯……唔哼……」給男人做了一個深喉,男人激動的射在了季梓蜜嘴裡,季梓蜜也被按摩棒突然抵住了G點,淫叫著高潮了。

溫柔的抱起高潮中的小人兒,男人輕輕抽插著按摩棒,問,「以後,爹爹的肉棒不在的時候,寶貝就一直插著它,好不好?」「好……」季梓蜜現在只知道順從的答應,就夠了。

男人滿意一笑,抱著人兒走了出去。

這場鬼屋歡愛,爽的是季梓蜜,得意的卻是男人呀。

等小人兒清醒了,一定後悔死了!爽完了,小人兒也清醒過來了,羞紅著臉被男人抱出去。

在鬼屋門口工作人員還關心的問她怎麽了,男人一本正經的說著,她被嚇到了,沒事。

季梓蜜把臉深深地埋進男人的懷中,心裡吐槽著──什麽嚇到,都是被你害的!壞蛋!走到車位,打開車門把季梓蜜放在副駕駛位置上,男人坐到了駕駛位上,卻看到了小人兒一臉不自在的樣子。

「寶貝,怎麽了?」男人「關心」的問。

「那,那個東西……還,還在動……」季梓蜜吞吞吐吐的說著。

「什麽東西?」「小穴裡的按摩棒……」男人低下頭,伸出手探進小人兒下身,輕輕抽動著按摩棒。

「是這個麽?寶貝。」

「是,啊,不要抽啊……」男人曲解著她的意思,把按摩棒用力一頂。

「呀……更深了……」季梓蜜胡亂的搖著頭。

「小騷貨,是不是很爽?」男人壞笑。

「是,是呀,小騷貨爽死了……」男人大大方方的快速抽插著按摩棒,讓小人兒達到了高潮,激烈的水柱噴出,濕了座椅。

季梓蜜慵懶的坐躺在座位上,想要抽出按摩棒,卻被男人阻止。

「爹爹,爹爹?」季梓蜜不解。

「寶貝忘了,剛才在裡面答應爹爹什麽了麽?」季梓蜜努力回想,好像高潮的時候──「以後,爹爹的肉棒不在的時候,寶貝就一直插著它,好不好?」「好……」呀!她答應了爹爹什麽呀!季梓蜜羞恥的捂住了臉,「寶貝可不可以不要啊!」「不行!」男人冷聲拒絕。

「如果你拒絕的話,爹爹的肉棒只好去找別人了……」男人嚇唬著季梓蜜,果然這招對她很有效。

「不要!我,我插著就是了……」「乖,這樣很好。」

男人滿意的摸摸季梓蜜的腦袋,「來,再給爹爹舔舔。」

「嗯……」季梓蜜應聲,低下頭,拉開男人的褲鏈,掏出肉棒,含進了嘴裡。

「唔……喔……」男人舒服的哼著。

小人兒從根部向上,有序的舔著柱身,紅紅的舌頭與紫黑色的肉棒放在一起,形成了強烈的對比。

柱身被舔的!亮,頂端的小眼已經冒出了晶瑩,季梓蜜舔了去,咂了咂嘴,不斷拿小舌調戲著馬眼,意圖挑戰男人的極限。

見男人不為所動,季梓蜜也轉移了陣地,小手擼動著肉棒,把右側的肉囊含進了嘴裡舔著。

「唔……爹爹的滷蛋好好吃……」季梓蜜含煳不清的說著,又去舔左側的肉囊。

「該死的,不要說話,給我好好舔!」男人惡聲命令道。

把男人的肉棒含進了嘴裡,上下挪動著小腦袋,媚眼如絲看著男人。

「噢!你個騷婦!」男人看著小人兒勾引人的模樣罵道。

「那,爹爹,喜不喜歡小騷婦?」季梓蜜吐出肉棒問男人。

「喜歡,爹爹最喜歡寶貝,爹爹最喜歡操寶貝了……」男人的意思是,他最喜歡她,也最喜歡操她……聽懂了男人的意思的季梓蜜嫵媚一笑,「寶貝也,最喜歡被爹爹操了……」季皓明控制不住的把肉棒塞進了季梓蜜嘴裡,「我要操爛你的嘴,噢噢!!」季梓蜜想說話,卻被男人的大手壓住腦袋,肉棒在口中不停的抽插,一句話也讓她說不出來。

「喔……爹爹射給你,小淫娃……」肉棒一下下頂在季梓蜜的喉嚨深處,男人終於在她感覺喉嚨快要被插壞的時候射了出來。

滾燙粘稠的精液射了出來,季梓蜜咕嚕咕嚕咽了下去,腥味充斥著整個口腔。

「爹爹的精液好好吃……寶貝要天天都吃爹爹的精液……」季梓蜜抬頭看著男人,說著讓男人瘋狂的話。

「小東西,這麽騷,」男人捏著季梓蜜的下顎,說著粗鄙的話命令著,「轉過去,我要干你的屁眼!」「哼嗯……」季梓蜜哼哼一聲,車裡太小,索性她身體也不大,艱難的轉過身,把屁股露給男人。

小小的菊穴因為男人下流的話,開始動情的一張一合。

「啪!」男人突然拍了一下季梓蜜白皙的臀瓣,「這麽欠操麽?」「啊嗯……小母狗欠爹爹操……」男人沾了一些花穴處的淫液,塗抹到了小人兒的菊穴上,在濕滑中探進了一指進去。

「嗯……再多一點……」季梓蜜不滿,一根手指不夠!「操!」男人罵了一句,直接又伸進去了三指,「爽不爽?」「啊嗯……爹爹,要肉棒……」季梓蜜淫蕩的搖了搖屁股,男人抽出手指沖了進去。

「噢……」男人重重的頂著小人兒的菊花,前面的按摩棒在花穴裡震動著,男人每頂一次,按摩棒的根部就戳在座子上,也無情的戳在花穴深處。

「啊,啊……好爽……爹爹,小母狗好爽……」「淫賤的小母狗,給我搖屁股!」男人命令,季梓蜜便聽話的搖起屁股來。

「爹爹,蜜蜜是你聽話的小母狗……」「說,你是個下賤淫蕩的騷狗!」「我是下賤淫蕩的騷狗!最騷的就是我!!」男人沒教的話季梓蜜也喊了出來,下流無比,毫無女孩子的矜持。

「哦!操爛你!」男人加快速度,兩個小穴同時被插進最深,不知過了多久,不知男人插了幾百下,季梓蜜也已經高潮了好幾次,男人終於拔出肉棒,射在了季梓蜜的嘴裡。

季梓蜜像是獲得了什麽美食一樣,貪婪的咽了進去。

操的與被操的都欲仙欲死,車中充斥著淫靡的氣味,座位上滿是精水和淫液。

兩人干到天黑,完全不顧及還是在遊樂場旁邊,如果是在路邊野戰的話,他們的樣子一定像極了瘋狂交媾的狗。

 

放學時間到了,走出教學樓的季梓蜜遠遠就看到校門口被圍堵的水泄不通。

一定是爹爹在門口了,季梓蜜心裡想。

爹爹好有魅力哦,可是,圍著他的一定是一堆讓人討厭的犯花痴的老女人!爹爹是她的,誰也不能碰!這樣想著,季梓蜜憤憤的沖了上去,撥開人群,撲到了季皓明的懷中。

「爹爹!」季皓明冷酷無比的眼神在看到季梓蜜那一刻瞬間融化,「寶貝,我們回家了。」

「嗯,爹爹,我好想你!」季梓蜜感覺自己的臉有些紅。

「爹爹也想你。」

季皓明輕吻季梓蜜的額頭,然後把車門打開,讓她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,然後自己坐向了司機的位置。

季皓明上車,替季梓蜜繫上了安全帶,頭髮蹭過季梓蜜的小臉,惹得她一陣臉紅。

眼神不自覺的看向了季皓明的兩腿間,好想,好想……可是……不可以!季梓蜜勐的轉回了頭,不能這樣做,不能讓爹爹發現……不能再看了,就要忍不住了……想到自己被爹爹壓在身下,張開腿,巨大的肉棒在花穴裡快速抽插,或者爹爹低下頭,舔舐著自己不斷流著淫水的花穴,舌頭伸進裡面來回逗弄,自己就這樣尖叫著被爹爹干到高潮……啊,季梓蜜看了看自己的下面,又偷偷瞄了一眼在開車的爹爹,臉更紅了,糟糕,居然濕了……「怎麽了?臉這麽紅。」

季皓明回頭看著季梓蜜,擔心的問。

「沒,沒事。」

她怎麽能告訴爹爹,是想著被爹爹幹才變成這樣的……回到家後,季梓蜜迫不及待的沖回自己的房間,鎖上了門。

「爹爹,我先回房間了。」

剩季皓明一人在客廳,眼神晦暗不明。

季皓明是跨國企業-席氏集團的總裁,18歲他便坐上了這個位置,憑著冷厲風行,冷酷無情的手段,讓席氏成為了Z國數一數二的大企業,無人敢招惹。

也是18歲的時候,季皓明遭女人算計,生下了他的女兒,季梓蜜。

而那女人在生季梓蜜的時候,難產去世。

季梓蜜從小就沒有媽媽,以致於季梓蜜心裡眼裡只有季皓明一人。

慢慢的,這段感情變了質,無意間看到爹爹與別的女人做愛,季梓蜜心裡無比嫉妒,更希望被爹爹壓在身下的那個女人是她,也因此懂得了情慾。

夜夜帶著對爹爹的愛意自慰,嘴裡喊著爹爹的名字,卻得不到爹爹的愛撫,只能靠想像,季梓蜜覺得,難過極了……她好想爹爹也能抱著她,進入她,貫穿她……回到房間後的季梓蜜扔下書包,衝進了衛生間。

「嗯,嗯……」季梓蜜掀起裙子,坐在馬桶上,揉搓著自己的蜜穴。

「嗯……爹爹不……不要,好難過……」嘴裡喊著爹爹,淫水濕了內褲,季梓蜜脫下內褲,雙腿大開的用手指輕插自己的小穴,不敢深入。

「唔……爹爹,給我……給蜜蜜……」「用力插我,插寶貝的小穴,爹爹……」「嗯……好爽……哦……」季梓蜜嘴裡發出一陣陣甜膩的呻吟,手下的速度逐漸加快,想著爹爹此刻在干著自己的小花穴,淫水流的更多了。

「啊……爹爹,要,要來了……」突然,季梓蜜不自覺的挺起身子,迎來了一個高潮,身下的淫水源源不斷,她被自己指奸到高潮了。

保持著門戶大開的姿勢,季梓蜜滿足的吸吮著自己沾滿淫液的手指,嗯……好想被爹爹干……把穴間的淫液弄到手上來,然後一點點、仔細的舔掉,連手指縫都不落下。

用紙擦了擦小穴和被沾上淫水的地方,季梓蜜站在鏡子前,整理好自己,走了出去。

「爹爹。」

季皓明聞聲,轉過頭盯著季梓蜜看了好一會,然後笑了。

「來,吃飯了,寶貝。」

被男人看的忐忑不安的季梓蜜草草吃完了飯,便躲回了房間,留下男人自己,和一桌子的美食。

表面上在做作業,實際上一直在胡思亂想的季梓蜜一道數學題都沒做出來,隱隱約約覺得爹爹的房間有奇怪的聲音,便打開門探出身子去聽。

「啊……皓,你好棒……」「好舒服,再來啊……嗯……」「要來了……我要泄了……啊……」陌生女人的呻吟聲伴著男人的低吼聲,不斷迴響在季梓蜜的耳邊,那是自己夢寐以求的事啊,卻被一個又一個的女人霸佔……季梓蜜覺得自己的心,很痛,很痛……痛的快要死掉了……可是此刻身下流出的體液卻在提醒著她,自己那副淫蕩的身子,是有多渴望被男人疼愛……季梓蜜站在季皓明房間外,倚著牆,右手控制不住的伸向了私處……「嗯哼……」舒服的呻吟聲不小心從口中熘出,季梓蜜緊張的捂住了嘴,身下的手卻一刻不停的揉捏著。

「爹爹……」低聲的叫了一句爹爹,季梓蜜沮喪極了,可是她又不能闖進去,告訴男人,她有多麽愛他,多麽想和他做愛。

無奈的走回了房間,季梓蜜把自己扔在了大床上,繼續玩弄些濕潤的小穴。

手指時重時輕的不斷揉捏著蜜穴中的小花蕊,惹得小人兒一陣呻吟。

「嗯,爹爹……好舒服……」玩弄了一陣後,季梓蜜把自己脫了個精光,窗帘早已拉上,此刻她正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,忘情的自慰。

「爹爹,爹爹,用力捏寶貝的奶子啊……」嘴裡喊著男人,雙手越發用力的捏自己的飽滿的雙峰,雖然只有15歲,可是季梓蜜的身體卻發育的非常好。

乳頭被掐的又挺又硬,季梓蜜好希望男人可以舔舔她……「爹爹,舔舔寶貝,舔寶貝的乳頭,啊……」嗯……爹爹不……不要,不夠,還不夠!季梓蜜移了移身子,拿出床頭櫃裡的東西,是一個像小腸一樣的自慰器。

季梓蜜伸出舌頭舔了舔,又把它含在嘴裡吸了吸,然後把濕潤的小東西塞進了花穴中,摁開了開關。

「啊……」自慰器的震動讓季梓蜜突然爽的尖叫起來。

「好爽……」「嗯……嗯哼,爹爹,干我……」季梓蜜的臉撇向一邊,自慰器被開到最大,不斷的在穴裡震動,讓她拽緊床單,又一次進入了高潮,淫水浸濕了床單。

高潮後季梓蜜並沒有停止自慰器,而是繼續讓它在身體裡面跳動著,她想要不斷的高潮,一遍又一遍……「爹爹,操我……操爛蜜蜜的穴……」「唔哼,用力,干壞我……」「啊,又來了……快……」季梓蜜嘴裡吐出一句又一句淫聲浪語,,身下一次又一次的躬著身子高潮著……卻不知自己的房門沒被關嚴,還留著一個小縫。

門外,季皓明帶著滿是情慾的眼神死死的盯著那床上淫蕩魅惑的人兒,嘴裡不斷喊著求自己干她,嘴角勾起一個弧度。

不堪重負的季梓蜜終於在高潮中昏睡過去,任由體內的「小腸」孜孜不倦的震動著。

一直站在門外的季皓明終於走了進來,看著躺在床上,光裸著身子的可人兒。

這是他的女兒啊……他一直都想壓在身下,狠狠操乾的親生女兒……他還一直以為只有他有這種齷齪的想法,所以才不敢面對她,經常找女人泄火,沒想到,她居然有著和自己一樣的想法。

既然你和我一樣,那麽,就別想逃,我們就一起沉淪吧。

季皓明的眼神變得陰暗,雙手復上了早已被季梓蜜捏的痛紅的柔軟。

「嗯……爹爹,用力……」被捏出感覺的季梓蜜嘴裡迷煳不清的喊著,「好舒服……」「真是個騷貨……」季皓明聽到小人兒突然的呻吟,一下子硬了肉棒,低咒了一聲,更加用力的揉捏著兩片雪白和硬挺的乳頭。

「寶貝,爹爹捏的你舒不舒服,嗯?」男人低下頭,在季梓蜜耳邊吹著氣,惹得季梓蜜一陣戰慄。

「舒服……舒服,爹爹,快乾蜜蜜……」季梓蜜還沒醒來,但又好像聽到的男人的問題,無意識的回答著。

「寶貝,寶貝,你醒來,看看爹爹。」

男人打算喚醒季梓蜜,他要她清醒著和身為她親生爹爹的男人做愛。

「嗯……嗯?」季梓蜜迷迷煳煳的,睡夢中好像有人在叫她,睜眼看看吧,「爹,爹爹……!」季梓蜜嚇了一跳,怎麽回事!爹爹怎麽會在這裡?那她……她……季梓蜜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子,嗚……怎麽會這樣!可是爹爹在這裡,那剛才……剛才她夢到爹爹在摸她的……那就不是夢咯?「爹爹……」季梓蜜獃獃的看著男人,不知還如何是好。

「乖寶貝,你說,爹爹捏的你舒不舒服?」季皓明無視小人兒驚訝的表情,自顧自的握住那雙峰,繼續揉了起來。

「嗯哼……爹爹,爹爹……」季梓蜜被揉的舒服,這和她揉自己的感覺完全不一樣,男人的手法更好,揉的她更舒服,更爽……「乖,回答我,爹爹捏的你舒服嗎?寶貝」「舒,舒服死了,爹爹……再,再用力啊……」一出口便是支離破碎的浪語,男人眼神一暗,壓在了小人兒的身上。

「說,你想要爹爹怎麽做?」「想,想要爹爹……要爹爹……」季梓蜜眯著雙眼,眼角濕潤的看著男人,她,她說不出來……「說,不說的話,爹爹現在就離開這裡。」

男人作勢要起身離開。

「不,我,我說……」季梓蜜緊張、焦急的拉住男人,羞著臉說了出來,「要爹爹進來寶貝穴裡,狠狠干寶貝,寶貝是爹爹的……啊!」話剛落下,男人便毫不憐惜的衝進了寶貝女兒的身體裡。

「啊……爹爹,疼……」季梓蜜疼的大喊出聲,雙手緊緊的抓住男人的手臂,指甲陷了進去。

這點痛不算什麽,季皓明不顧女兒的掙扎,在蜜穴裡抽插著,溷著寶貝處女血和體液。

「騷貨,好緊……」「啊,嗯……唔嗯……」回答的男人的只有季梓蜜的吟哦聲。

慢慢的,季梓蜜覺得男人帶給她的痛消失了,換來的是源源不斷的快感。

「爹爹,好爽……狠狠插蜜蜜啊……」「小騷貨,爽了吧,我好愛你……你知不知道,我想操你有多久了……」男人一臉的滿足,吻上了季梓蜜的唇。

聽到男人這麽說,季梓蜜笑著迎合男人的吻,原來,爹爹也一直愛著她……「嗯……唔……」男人上面吻著,身下卻絲毫沒有鬆懈的不斷挺進,把小人兒所有的呻吟都堵在了口中。

終於男人吻夠了,得到釋放的季梓蜜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,她不會換氣。

「呀……」不知男人碰到了什麽,季梓蜜突然尖叫了一聲,身子一挺,蜜穴流出汩汩汁水。

「寶貝,爹爹操到你的G點了呢……」男人壞笑,第一次就把寶貝干到潮吹了……「嗯……爹爹,流出來了……」季梓蜜看著男人,嫵媚一笑。

「不要浪費,爹爹都餵給寶貝。」

季皓明說著,大掌便包住了小人兒的穴兒,接住了剩下的淫水。

「來……」「嗯……好甜……」季梓蜜津津有味的舔著、吸著,舔便了男人的整個手掌,卻還是皺了皺眉。

「可是,爹爹,蜜蜜最想吃的還是……你的……」「哦?想吃什麽?」男人挑眉。

「想吃……爹爹的肉棒……和精液……」季梓蜜覺得自己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。

「想吃,那就自己來拿……」季皓明說著,身子一倒,依舊挺力的肉棒從季梓蜜的穴穴中抽出,滿是淫液,淫靡致極。

寶貝雖然潮吹了,可是他還沒有射。

季梓蜜起身,噘著屁股向男人倒去,小嘴停在了男人的肉棒前……好大,好粗,舔起來一定很爽……她一定要好好給爹爹吸……小手擼了兩下,季梓蜜伸出舌頭舔著棒身,然後含了進去,媚眼如絲的看著男人,還不忘照顧兩旁的肉囊。

「唔……嗯哼……」男人的氣味充滿了整個口腔,季梓蜜並不覺得難聞,也不覺得難吃,反而覺得這是最好吃的東西,因為是她最愛的爹爹的東西。

「哦……你個小淫婦,好會舔……我乾死你!」男人被季梓蜜的技巧和魅惑樣惹的爆出了平時根本不會說出的浪語,大掌毫不猶豫的扣住人兒的頭,好讓肉棒可以更加挺進她的喉嚨裡。

「唔……喔……」季梓蜜被男人突然的動作弄的一陣乾嘔,她知道這叫深喉,她一定會滿足爹爹的!肉棒不知在季梓蜜的喉嚨裡抽插了多久,終於,男人一聲低吼,射在了季梓蜜的喉嚨深處,精液又熱又濃,讓季梓蜜被嗆的咳嗽個不聽。

「寶貝,怎麽樣了?難受麽?」男人有些擔心,寶貝咳嗽的臉都紅了。

「沒事,爹爹。」

季梓蜜心裡一陣甜蜜,說著下流話,繼續誘惑著自己的爹爹,「爹爹,寶貝穴穴好癢,好想被你的肉棒狠狠的操哦……」「哦!你個小妖精,怎麽這麽浪!」男人挫敗,他才發現他的寶貝好浪……「寶貝只對爹爹浪,只對爹爹騷……」季梓蜜說著,勾引似的轉過身,用後背式的姿勢,想母狗一樣噘起屁股對著季皓明,「寶貝,寶貝只騷給你,只給你當母狗,快來插寶貝……」「真是下賤……!」男人罵著,衝進了寶貝女兒的花穴。

「嗯……啊……」一聲聲甜膩的呻吟迴響在季皓明耳邊,他加大馬力,繼續在季梓蜜身體裡抽插。

「爹爹……爹爹,你要插死寶貝了啊……」季梓蜜迎合著男人的動作,抬起身子努力想要去吻男人的唇。

「唔……」季皓明見狀,主動去含住她紅彤彤的小嘴,勾著她的舌頭,「滋滋」聲從唇間響起,來不及咽下的口水從唇縫中流了出來,滴到季梓蜜豐滿的柔荑上。

吻夠了,季皓明低下頭,舔去滴落在胸脯上的水漬,然後狠狠的咬住紅嫩的乳頭。

「啊……疼……輕一點呀……」季梓蜜忍不住吃痛,男人由咬轉變為輕柔的舔,戲耍一般。

「嗯哼……好癢,爹爹。

再用力一點……」季梓蜜又不滿的要求著。

「寶貝一會要我輕點,一會又要我用力,到底應該怎麽辦呢……」男人一副「好廢腦筋」的樣子。

「重,重一些,不要輕了!」季梓蜜胡亂搖著頭,雙手抓著男人的頭髮,想要男人的腦袋再湊進一些她的柔軟,好讓她的乳頭可以更加深入男人的嘴裡。

男人便也聽話的如她所願,就差把這個飽滿都含進嘴裡。

「唔嗯……舒服……」季梓蜜安心的被男人服侍著,上下同時感到無比舒爽,她笑著抱住男人。

「爹爹,爹爹,我好愛你,好愛你。」

男人聞言鬆開忙碌的嘴,抬起頭看向季梓蜜,輕輕在她額頭吻了吻,「爹爹也好愛你,寶貝。」

季梓蜜推開男人,小心翼翼的往後退,男人的肉棒漸漸脫離她的蜜穴,連帶出粘稠的體液,落到早已濕潤不堪的床單上。

小人兒嫵媚一笑,在男人不解的眼神中背對著男人張開腿,臀部噘得高高的,上身趴在床上,想只求歡的母狗一樣。

「爹爹,來吧……狠狠的干寶貝,寶貝的所有都是你的……」「你個騷母狗,看爹爹怎麽干你的小菊穴!」男人低吼一聲,挺起肉棒衝進了季梓蜜的後穴。

「啊……」沒經過一絲潤滑的後穴被男人侵入,季梓蜜忍不住痛叫出聲。

「嗯……爹爹,好疼……」「乖寶貝,一會就好了……」男人也皺著眉,寶貝的小穴真的太緊了……停了一會,男人開始試著挺進,季梓蜜也讓自己努力適應著男人的尺寸。

巨大、濕潤的肉棒在腸道裡緩慢、輕柔的摩擦著,季梓蜜漸漸感覺到了小穴深處傳來的一絲奇異的瘙癢,讓她忍不住哀求男人,「爹爹,求求你快一些,再深一些……啊……」男人也不再忍耐,天知道他有多難受。

不再顧及寶貝的感受,男人無情的頂撞、摩擦著那濕滑的內壁,一次次的深入黑洞般插不到底的美域。

「嗯啊……好舒服好爽……爹爹,你乾的寶貝好爽呀……」季梓蜜滿足的淫叫成功的取悅了男人,使得他更加賣力的抽插著那不知足的淫穴。

「寶貝,告訴爹爹,你有多爽?」「寶,寶貝……」季梓蜜被男人頂撞的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,「嗯……爹爹頂……頂的寶貝……唔……要爽,爽翻天了……」「爹爹,再狠狠插蜜蜜啊!蜜蜜全身上下都是你的……蜜蜜當爹爹的……喔……性奴,性玩具也,也可以啊……」被插的舒爽無比的人兒恬不知恥的說著取悅男人的話,讓男人也激動不已的說著與他身份毫不相符的話來──「哦!老子乾死你這個下賤的母狗!你個淫娃蕩婦,性奴隸,老子的玩具!操爛你!」「啊──操爛我,爹爹,操爛寶貝淫蕩的小穴……寶貝一輩子都,都是你的玩具……」「操死你操死你!讓你再發騷發浪勾引我!」「嗯哼……寶貝就是勾引爹爹!寶貝想讓爹爹的雞巴永遠都插在寶貝的小穴裡……寶貝會努力吸住它,不讓它離開……」「賤貨,你就這麽欠操嗎?!」「嗯哼……寶貝就是欠操嘛,爹爹要用大雞巴狠狠操寶貝……」「浪貨,你把爹爹的雞巴服侍爽了,爹爹就不拔出來!」「嗯……是……性奴寶貝會好好服侍爹爹和爹爹的大雞巴的!」兩人彷佛有用不完的體力一樣,肉棒插完後穴插花穴,插完花穴插小嘴,夾雜著說不完的淫聲浪語,做的天昏地暗,直到天空泛起朦朧時才雙雙沉沉睡去,肉棒插還在早已被乾的紅腫的嫩穴裡未拔出來……季皓明醒來時已到了中午,懷中的人兒還在沉沉睡著。

「嗯哼……」輕輕動了一下身體,肉棒也跟著在小穴裡動了一下,惹來小人兒在睡夢中不滿的輕哼。

季皓明也不叫醒她,順手拿了個什麽東西,然後就著肉棒在體內的姿勢把季梓蜜抱進了浴室,這才叫醒了她。

「寶貝,醒一醒,洗澡咯。」

拔出肉棒,把人兒放進浴缸,冰涼的觸感讓季梓蜜皺了皺眉,睜開了眼睛,「冷……」「乖,馬上就不冷了……」季皓明邪魅一笑。

「爹爹……?」季梓蜜不明白爹爹要做什麽,只是覺得爹爹的笑容雖然魅惑極了,卻讓人隱隱約約感到很危險。

「寶貝,想不想讓「小可愛的妹妹」舒服舒服?」「想……」得到女兒乖順的回答,男人表示很滿意。

拿起頭頂的花灑,用手試探一下,調好水溫,將花灑移到了蜜穴處。

「爹爹,爹爹……」季梓蜜羞澀的叫到,爹爹是要,是要用花灑……那個嗎……?「小騷貨還害羞了,自己一定都玩過了吧……」男人調戲。

「一定沒,沒有爹爹玩得好……」季皓明聞言,瞪了得意洋洋的小人兒,真是會勾引人!下一秒,花灑對準了小花穴,溫和的水流像小溪一樣戲謔著小人兒,弄的她瘙癢難耐的扭來扭去。

「爹爹,這樣不好玩……」季梓蜜嬌嗔,爹爹好壞。

「哦?不好玩麽?那,這樣呢……」花灑的水流突然變得激烈起來,衝刺著花穴,幾顆細小的水柱不斷刺激著穴中的花蕊……「啊,爹爹,好爽,好舒服啊……」「寶貝,這樣你就爽了麽……?」男人有些不滿小丫頭的回答。

「不,不夠!」季梓蜜立馬反駁,「不爽,要爹爹插蜜蜜的小穴才夠才爽……」「真是個小妖精!」男人雖然這麽說,卻彷佛沒聽到小人兒的請求一樣,繼續把玩著手中的花灑,臉上的笑容更深了。

「寶貝,先不急,爹爹好好陪你玩玩。」

「唔……爹爹,要做什麽?」季梓蜜不解。

男人沒有回答她,慢慢移動著花灑,把水流變小,轉著圈的刺激著花穴。

「爹爹,嗯哼,不要這樣……」小人兒頗為不滿,這樣真的好癢……「寶貝,爹爹弄的你跟不舒服麽?」「爹爹,再,再用力一些嘛……」季梓蜜噘著嘴,像索吻一般。

「怎麽辦,爹爹不喜歡呢,要不……」男人說著,從背後拿出了一個粉紅色的東西,「咱們試試這個如何?」呀……季梓蜜咂舌,是她的自慰器……「爹爹要是喜歡的話,怎麽樣也無所謂啊……」季梓蜜大方的回應著,「寶貝是爹爹的,隨爹爹怎麽玩……」「乖……」男人吻了吻她的唇,把「小腸」送進季梓蜜的口中,「來,舔濕了它……」「喔……唔……」季梓蜜伸出舌頭,聽話的伸出舌頭舔著,又含進嘴裡吸了好一會,然後被男人拿了出來。

「嗯……?」「小淫婦,舔個自慰器還這麽津津有味……真是騷……」「寶貝只騷給爹爹呀……」季梓蜜俏皮誘人的眨了眨眼睛。

自慰器被打開開關,放到了乳頭上,被男人輕輕轉著,一圈又一圈。

「哼嗯……好癢……」乳頭被玩的瘙癢難耐,男人聽到小人兒的不滿卻不為所動,反而離開了乳頭,把目標轉向了別處。

小小的、不斷震動的自慰器被繞著乳房轉了幾圈,然後慢慢劃著胸膛、小腹、肚臍,又到大腿內側,然後在濃密的黑森林周圍打轉、戲耍。

季梓蜜雖然今年才15歲,可是陰毛卻很濃密。

都說陰毛密的人性慾旺盛,這點從季梓蜜身上就可以看出了。

「爹爹,玩玩穴穴……」手指抓著奶子,玩著自己的小乳頭,揪的又挺又硬,身下被爹爹戲弄的好不舒服……男人聽話的把「小腸」移到了花穴上,打著轉,就是不碰那早已凸起的小騷點。

「嗯……爹爹,爹爹,快玩玩蜜蜜的小騷心……真的好癢喏……」不知羞恥的抓住爹爹的手,把「小腸」對準了騷心,把開關開大。

「呀……!」季梓蜜爽的躬起了身子,尖叫一聲,泄了出來,淫水沾滿了兩個人的手。

「淫娃,居然這樣就泄了出來……」男人皺眉,寶貝也太敏感了。

拉著小人兒的手到她嘴邊,男人命令道,「舔乾淨它。」

「嗯……唔嗯……」季梓蜜聽話的舔乾淨了自己白嫩的小手,又去舔男人的手。

左一下、右一下的把手掌舔完,把手指也一根一根的舔完,又像是覺得沒舔乾淨一樣,含了兩根手指進去吸著。

修長的手指在殷紅的小嘴中進進出出,小人兒伸出兩根手指擠進自己的蜜穴中抽插著,吊著眼角看男人,無聲的誘惑著男人……「真是要命……」男人低吼一聲,不顧手指還在季梓蜜的體內,挺身沖了進去。

淫水和溫水潤滑著小穴,男人突然進來,即使還有手指季梓蜜也沒感到痛處,只是覺得舒爽無比。

「啊,好大,好棒,爹爹狠狠干我啊……」「浪貨,操死你……」浴室裡,水聲、肉體啪啪聲、男人的粗鄙的話語和女人的嬌吟聲絡繹不絕,而這,還僅僅只是開胃小菜……洗完澡,季梓蜜太累了,季皓明便抱著席她去床上休息了一小會兒,然後兩人吃了飯,下午一起去了遊樂園玩。

季梓蜜提出疑問的時候,某人還美其名曰:為了慶祝他們倆好不容易,終於在一起了。

實際上,男人心裡的算盤已悄悄打響。

一個三十幾歲的大男人,陪著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,倆人玩完了一系列刺激的遊戲如過山車、海盜船等,又在毫無速度的摩天輪裡轉了一圈,在頂端的時候接了吻,最後被男人拉進了陰森恐怖的鬼屋。

這才是重頭戲,男人真正的目的──他要和寶貝在鬼屋,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做愛!第二,他打算「好好調教」一下可愛的小人兒。

鬼屋裡陰森森的氣氛,讓季梓蜜體會到了坐過山車都體會不到的恐懼,緊張的拉著男人的手,慢慢的走了進去。

男人像個惡作劇的小孩子一樣,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偷偷一笑,然後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小手。

「寶貝乖,不怕,有爹爹在呢。」

「嗯,我不怕,我有爹爹。」

季梓蜜放心的點了點頭,如果她知道接下來在裡面會發生什麽時候的話,她現在一定不會傻傻的往裡走,還要惡狠狠的回男人一句「就是有你在才不安全!信誰都不要信你!」不過男人真的弄得她很爽,這倒是真的!這個鬼屋並沒有讓人感到喜感,逼真的道具,恐怖的氣氛,堪稱鬼片佳作,讓人不寒而慄,季梓蜜看到她身邊膽子小的女生已經躲在男朋友臂彎裡哭上了。

季梓蜜咬了咬牙,不怕的,有爹爹呢!走著走著,季梓蜜發現他們走的這條路都沒有幾個人,周圍已是陰暗一片,看不清誰是誰,只能隱約的看出些人影來。

季梓蜜剛要抬頭問爹爹他們是不是走錯了,卻不知腳下踩了什麽東西,好奇的低頭一看,一感覺,像是……人的殘肢……季梓蜜「啊!」的一聲跳了起來,抬起頭卻看到空中浮著一個人頭,季梓蜜又「啊!」的一聲,轉身一頭扎進了男人懷中。

「嗚……爹爹,好嚇人呀……」男人在季梓蜜看不見的地方打了個收拾,人頭瞬間縮了回去,男人隨即對懷中嚇的嗚咽的小人兒安慰道,「不哭哦,沒事哦,寶貝不怕……」「唔……爹爹……」季梓蜜抽了抽鼻子,只聽男人說──「寶貝真的很害怕麽?」季梓蜜點了點頭。

「那……寶貝和爹爹來做些愉快的事,好不好?」愉快的事?小人兒還在思考,男人卻已迫不及待的吻上了她的唇。

「寶貝不回答,爹爹就當你默認了。」

「唔……」兩人吻的嘖嘖做響,季皓明的一手攬著季梓蜜的腰,一手探進了她的衣裡,揉捏著她的柔荑。

「嗯……唔嗯……」季梓蜜舒服的輕哼。

「怎麽樣?寶貝,舒服麽?」男人停止親吻,問季梓蜜。

「你,你是不是早就算計著要這樣了?壞蛋……」季梓蜜嘴上嗔怪,身子卻不自覺的挺著,爹爹揉的好舒服啊……「就是啊!寶貝不喜歡麽?不喜歡……爹爹就不玩了……」男人說著便要抽出手。

「不,不要……爹爹,寶貝很喜歡,用力揉寶貝的奶子啊……」「爹爹就滿足你……」奶子被揉的舒服極了,季梓蜜發現自己的花穴不乖的流淌出一襲暖流,濕了小內褲。

男人探了一根手指進去,也發現了這一變化,手指沾著淫水,上下揉搓著密處。

「嗯啊……」季梓蜜舒服的哼哼唧唧著,可是還覺得不夠,口中含著自己的手指,催促男人,「爹爹,再快點嘛……用肉棒……」「用肉棒?寶貝真的確定嗎?」「確,確定啊,爹爹快進來……」男人掏出早已挺立的肉棒,挺身衝進了花穴穴裡。

空虛流水的花穴瞬間被巨大的肉棒填滿,季梓蜜覺得整個人都要飛了起來,她只希望男人可以再用力,再用力些……「爹爹,用力,使勁干寶貝啊。」

已顧不得周圍還有沒有人,季梓蜜不知羞恥的放聲大叫。

男人也唯命是從,嘴角露出一絲莫名的微笑,可惜沉醉在慾海中的小人兒看不到。

「啊……爹爹,寶貝要丟了啊……」聽到季梓蜜這一聲嬌吟,男人突然殘忍的拔出肉棒,惹得季梓蜜不滿的埋怨他,「爹爹,你,你干什麽!」「寶貝,想要高潮嗎?」「當然想了。」

季梓蜜有些莫名其妙,對於男人這個問題。

直到手中觸摸到某個東西──「想要,就用它。」

男人不知何時弄來一個與他尺寸相同的按摩棒!季梓蜜詫異的摸著手中又粗又長,上面還凹凸不平的東西,有些害怕,「爹爹,這……」「想要就好好舔它,讓它帶給你快樂。」

男人命令著。

季梓蜜想拒絕,可是男人不肯插她,她覺得身體空虛極了,猶豫半天,伸出舌頭開始舔舐著手中的東西。

「唔……」不一會兒,季梓蜜便投入狀態,舔完棒身還把按摩棒含了進去,模擬性交的動作,然後在男人的注視下,把按摩棒抵住了穴口。

「爹爹,進不去……」季梓蜜向男人求助。

男人接過按摩棒,在小人兒幼嫩的穴口出打著轉,然後慢慢插了進去。

季梓蜜剛剛爽了一下,男人卻要把按摩棒抽出來。

「不要!」季梓蜜趕忙阻止男人,把按摩棒一下子推了進去。

「啊……」好爽……「好棒啊……爽死了……」季梓蜜讓按摩棒在體內震動,然後不顧骯髒的地面跪下來,貪婪著吸食男人的肉棒。

上下兩張小嘴都被填滿,季梓蜜一邊爽著,一邊賣力的舔著。

「嗯……唔哼……」給男人做了一個深喉,男人激動的射在了季梓蜜嘴裡,季梓蜜也被按摩棒突然抵住了G點,淫叫著高潮了。

溫柔的抱起高潮中的小人兒,男人輕輕抽插著按摩棒,問,「以後,爹爹的肉棒不在的時候,寶貝就一直插著它,好不好?」「好……」季梓蜜現在只知道順從的答應,就夠了。

男人滿意一笑,抱著人兒走了出去。

這場鬼屋歡愛,爽的是季梓蜜,得意的卻是男人呀。

等小人兒清醒了,一定後悔死了!爽完了,小人兒也清醒過來了,羞紅著臉被男人抱出去。

在鬼屋門口工作人員還關心的問她怎麽了,男人一本正經的說著,她被嚇到了,沒事。

季梓蜜把臉深深地埋進男人的懷中,心裡吐槽著──什麽嚇到,都是被你害的!壞蛋!走到車位,打開車門把季梓蜜放在副駕駛位置上,男人坐到了駕駛位上,卻看到了小人兒一臉不自在的樣子。

「寶貝,怎麽了?」男人「關心」的問。

「那,那個東西……還,還在動……」季梓蜜吞吞吐吐的說著。

「什麽東西?」「小穴裡的按摩棒……」男人低下頭,伸出手探進小人兒下身,輕輕抽動著按摩棒。

「是這個麽?寶貝。」

「是,啊,不要抽啊……」男人曲解著她的意思,把按摩棒用力一頂。

「呀……更深了……」季梓蜜胡亂的搖著頭。

「小騷貨,是不是很爽?」男人壞笑。

「是,是呀,小騷貨爽死了……」男人大大方方的快速抽插著按摩棒,讓小人兒達到了高潮,激烈的水柱噴出,濕了座椅。

季梓蜜慵懶的坐躺在座位上,想要抽出按摩棒,卻被男人阻止。

「爹爹,爹爹?」季梓蜜不解。

「寶貝忘了,剛才在裡面答應爹爹什麽了麽?」季梓蜜努力回想,好像高潮的時候──「以後,爹爹的肉棒不在的時候,寶貝就一直插著它,好不好?」「好……」呀!她答應了爹爹什麽呀!季梓蜜羞恥的捂住了臉,「寶貝可不可以不要啊!」「不行!」男人冷聲拒絕。

「如果你拒絕的話,爹爹的肉棒只好去找別人了……」男人嚇唬著季梓蜜,果然這招對她很有效。

「不要!我,我插著就是了……」「乖,這樣很好。」

男人滿意的摸摸季梓蜜的腦袋,「來,再給爹爹舔舔。」

「嗯……」季梓蜜應聲,低下頭,拉開男人的褲鏈,掏出肉棒,含進了嘴裡。

「唔……喔……」男人舒服的哼著。

小人兒從根部向上,有序的舔著柱身,紅紅的舌頭與紫黑色的肉棒放在一起,形成了強烈的對比。

柱身被舔的!亮,頂端的小眼已經冒出了晶瑩,季梓蜜舔了去,咂了咂嘴,不斷拿小舌調戲著馬眼,意圖挑戰男人的極限。

見男人不為所動,季梓蜜也轉移了陣地,小手擼動著肉棒,把右側的肉囊含進了嘴裡舔著。

「唔……爹爹的滷蛋好好吃……」季梓蜜含煳不清的說著,又去舔左側的肉囊。

「該死的,不要說話,給我好好舔!」男人惡聲命令道。

把男人的肉棒含進了嘴裡,上下挪動著小腦袋,媚眼如絲看著男人。

「噢!你個騷婦!」男人看著小人兒勾引人的模樣罵道。

「那,爹爹,喜不喜歡小騷婦?」季梓蜜吐出肉棒問男人。

「喜歡,爹爹最喜歡寶貝,爹爹最喜歡操寶貝了……」男人的意思是,他最喜歡她,也最喜歡操她……聽懂了男人的意思的季梓蜜嫵媚一笑,「寶貝也,最喜歡被爹爹操了……」季皓明控制不住的把肉棒塞進了季梓蜜嘴裡,「我要操爛你的嘴,噢噢!!」季梓蜜想說話,卻被男人的大手壓住腦袋,肉棒在口中不停的抽插,一句話也讓她說不出來。

「喔……爹爹射給你,小淫娃……」肉棒一下下頂在季梓蜜的喉嚨深處,男人終於在她感覺喉嚨快要被插壞的時候射了出來。

滾燙粘稠的精液射了出來,季梓蜜咕嚕咕嚕咽了下去,腥味充斥著整個口腔。

「爹爹的精液好好吃……寶貝要天天都吃爹爹的精液……」季梓蜜抬頭看著男人,說著讓男人瘋狂的話。

「小東西,這麽騷,」男人捏著季梓蜜的下顎,說著粗鄙的話命令著,「轉過去,我要干你的屁眼!」「哼嗯……」季梓蜜哼哼一聲,車裡太小,索性她身體也不大,艱難的轉過身,把屁股露給男人。

小小的菊穴因為男人下流的話,開始動情的一張一合。

「啪!」男人突然拍了一下季梓蜜白皙的臀瓣,「這麽欠操麽?」「啊嗯……小母狗欠爹爹操……」男人沾了一些花穴處的淫液,塗抹到了小人兒的菊穴上,在濕滑中探進了一指進去。

「嗯……再多一點……」季梓蜜不滿,一根手指不夠!「操!」男人罵了一句,直接又伸進去了三指,「爽不爽?」「啊嗯……爹爹,要肉棒……」季梓蜜淫蕩的搖了搖屁股,男人抽出手指沖了進去。

「噢……」男人重重的頂著小人兒的菊花,前面的按摩棒在花穴裡震動著,男人每頂一次,按摩棒的根部就戳在座子上,也無情的戳在花穴深處。

「啊,啊……好爽……爹爹,小母狗好爽……」「淫賤的小母狗,給我搖屁股!」男人命令,季梓蜜便聽話的搖起屁股來。

「爹爹,蜜蜜是你聽話的小母狗……」「說,你是個下賤淫蕩的騷狗!」「我是下賤淫蕩的騷狗!最騷的就是我!!」男人沒教的話季梓蜜也喊了出來,下流無比,毫無女孩子的矜持。

「哦!操爛你!」男人加快速度,兩個小穴同時被插進最深,不知過了多久,不知男人插了幾百下,季梓蜜也已經高潮了好幾次,男人終於拔出肉棒,射在了季梓蜜的嘴裡。

季梓蜜像是獲得了什麽美食一樣,貪婪的咽了進去。

操的與被操的都欲仙欲死,車中充斥著淫靡的氣味,座位上滿是精水和淫液。

兩人干到天黑,完全不顧及還是在遊樂場旁邊,如果是在路邊野戰的話,他們的樣子一定像極了瘋狂交媾的狗。

 

喜歡就頂一下!!!

评分
相关推荐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http://www.vicctv.com/  http://www.wb5u.com/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


免责声明 || 广告合作 || 意见反馈

Copyright @ 2016-2020 鸡视频—久草在线视频_啪啪啪视频在线观看_老司机带带我精品视频,裸聊视频,高清HD,a√天堂

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

所属·美国·华盛顿 网站地图